1. <cite id="uf2qb"></cite>

          1. <b id="uf2qb"><small id="uf2qb"><dl id="uf2qb"></dl></small></b>
            1. <b id="uf2qb"><small id="uf2qb"><tr id="uf2qb"></tr></small></b>
            2. 故事人|從未參與院線電影的他,為何成為《八角籠中》的制片人?

              時間:2023-10-16 20:03:14閱讀:70712
              孤勇前行,破籠而出。今夏,《八角籠中》絕對是最受矚目的電影之一。這部改編自真實事件、由王寶強二度自導自演的作品,截至撰稿,票房已突破14億,貓眼預測最終票房將近20億。相關數據不僅催熱暑期檔,超過所有
              • 恨君不似江樓月
              • 犯罪
              • 茅子俊 易柏辰 郭姝彤 陳雨成 權沛倫 許諾 張延 雷牧
              第1張圖片
              1/11
              第1張圖片
              第2張圖片
              2/11
              第2張圖片
              第3張圖片
              3/11
              第3張圖片
              第4張圖片
              4/11
              第4張圖片
              第5張圖片
              5/11
              第5張圖片
              第6張圖片
              6/11
              第6張圖片
              第7張圖片
              7/11
              第7張圖片
              第8張圖片
              8/11
              第8張圖片
              第9張圖片
              9/11
              第9張圖片
              第10張圖片
              10/11
              第10張圖片
              第11張圖片
              11/11
              第11張圖片

              孤勇前行,破籠而出。

              今夏,《八角籠中》絕對是最受矚目的電影之一。這部改編自真實事件、由王寶強二度自導自演的作品,截至撰稿,票房已突破14億,貓眼預測最終票房將近20億。

              相關數據不僅催熱暑期檔,超過所有媒體的映前預測,躋身2023年度電影票房TOP5,而且勢頭還在持續走高,為今年院線電影市場突破500億喂了一粒“定心丸”。

              這樣的成績無疑讓主創倍感欣慰與驚喜。畢竟,為了拍攝這部作品,當初他們如孤勇者一般,孤注一擲,破釜沉舟。

              戲里,借助格斗這種看似野蠻暴力,實則蘊含著濃郁原始生命力的方式,向騰輝帶領一群孩子奮身扒開命運的枷鎖,積極找尋人生出路。

              戲外,影片本身的命運亦像主人公一樣,從籌備到后期,歷經坎坷,遇到了更換制片人、資金鏈斷裂、疫情限制等高難度困難,最終踏破叢叢荊棘,迎來了地闊天空。

              不言而喻,影片主創和“向騰輝”們有著一樣的精氣神兒。

              而在他們之中,有一個名叫劉勇的青年影視人,即《八角籠中》的制片人。他是首次參與制作院線電影的“新丁”,此前一直活躍在網生內容領域,制作網劇和網絡電影。

              這不禁令人好奇,為何這位“院線新丁”能被王寶強選中,并且頂住了來自集體和個人的巨大壓力,完成了高階任務,實現了個人轉型。

              日前,烹小鮮和劉勇聊了聊,找到了答案:

              當我們請他總結《八角籠中》的關鍵詞時,劉勇給了三個標簽:真誠、執著、不服輸。

              顯而易見,這三個字是“向騰輝”們的優秀品質,是王寶強的性格特點,也是他選人的標準。

              劉勇

              王寶強沒有看錯人,盡管劉勇難免存在經驗不足的問題,甚至在試拍階段,因為準備盲區,被曾經掌鏡過《芳華》《老炮兒》《長津湖》的攝影大師羅攀在全劇組面前怒批“劉勇,這是我從業以來見過最差的劇組”,但是他沒有因此氣餒和自卑,反而針對問題積極調整,將整個制片組搬到現場辦公,時刻為各環節主創解決問題。

              劉勇及時學習和說做就做的行動力讓羅攀大為驚訝,并且在后來的拍攝過程中,以持續的用心讓羅攀進一步感受到了自己的積極態度。以致于羅攀在殺青后,面對面和劉勇說:沒想到你說在現場辦公,就真的能做到。

              不僅是羅攀,在整個合作中,劉勇憑借以往網生內容的TO C和成本把控的優勢、迎難而上的態度和沖在一線的執行力,他亦受到了更多前輩的一致好評,包括美術總監孫立、造型指導吳里璐、動作指導莊元章等。殺青結束,劉勇和這些前輩成為了好友,他和羅攀還有了個約定,一定要再合作一部戲!

              由此,在劉勇的身上,我們可以看到當代影視者如何秉承初心,通過持續的付出與努力,得到伯樂賞識,走上更寬更大的舞臺。

              仿若一部熱血漫。

              01《八角籠中》:回報認真與努力的「出路」

              念念不忘,必有回響。劉勇用這八個字來形容他參與《八角籠中》的過程。

              那是2021年的12月底,寒冬之中,還在籌備新戲的劉勇接到了一個重磅電話,是王寶強打來的,邀請他參與創作電影《八角籠中》。此前,盡管兩個人的公司曾有過合作,但是并未加微信,沒有直接接觸。

              得知此事,一瞬間,劉勇好像置身在夢里。這是他夢寐以求的項目!彼時,劉勇已通過其他渠道看過項目書,已被主創班底和故事內容深深打動,只是未曾料到,自己真的可以成為項目的一份子。

              帶著興奮和忐忑,劉勇和王寶強約好時間,走進了對方的辦公室?;蛟S是太過期待,或許知道自己有明顯不足,劉勇很緊張,緊張到不敢看王寶強的眼睛。殊不知,電影領域“白紙一張”正是王寶強看重的一點。

              “他當時就說自己不會看錯人。我有直接和他講:寶哥,我并沒有院線電影的經驗。結果他說:我看中的就是這一點,沒有經驗,你可能就會把這部作品當成你的出路來拍。”

              劉勇分享到,王寶強選擇合作對象不會在意行業經驗,更看重真誠和認真?;谒麄兊墓局霸浡摵铣銎愤^一部網絡電影。那時候身為制片人的劉勇的認真態度和表現,王寶強看在眼里,加上劉勇的師父單瑞林與王寶強相熟,對方知道自己在工作中的狀態,遂拋來了橄欖枝。

              可以說,《八角籠中》是回報給王寶強的作品,也是回報給劉勇的作品,回報他們的認真與努力。

              得到了王寶強的鼓勵,劉勇有了信心。他接受了邀請,隨后迅速調整狀態,正式以《八角籠中》制片人的身份,進入到項目的推進工作中。

              這時候,劉勇拿到了完整劇本。他被里面的故事深深吸引,反反復復去看,一度無法自拔。在他看來,《八角籠中》是一個非常風格化的作品,同時還是改編自真實事件的現實題材作品,這很難得。

              同時他也了解到,項目在他之前,曾經有一位制片人。奈何那人與王寶強的思路不合,臨時撤走。

              籌備進程中更換制片人,這必然會給繼任者帶來更多壓力,而且似乎預示著,項目的進展不會順利。

              02首次擔任院線電影制片人:遭遇兩個極端困難

              果不其然,《八角籠中》遭遇了兩個極端困境:一是拍攝和后期階段,均出現資金鏈斷裂,二是拍攝期受到疫情影響,劇組要一邊注意防控,一邊取景拍攝。這其中任何一個情況對于電影拍攝都是難度極大的,更何況是兩個一起。

              鑒于影片有大量格斗戲和成長相關的情感戲,演員需要提前訓練,以及沉浸在固定空間里感受角色的內心情緒變化,這對于場景和預排的訴求很高,奈何由于疫情,很多預排戲無奈停掉,場景也可能隨時停用。

              據劉勇回憶,劇組在2022年3月15日開機,那個時候,成都疫情嚴峻,場地人數受到嚴格限制,很多演員和嘉賓不能進入現場,這不可預控。也正是因為疫情,劉勇在整個拍攝期都是提心吊膽。

              不過,令人驚喜的是,雖然拍攝困難重重,但是《八角籠中》竟比計劃提前20天殺青,于5月26日關機。

              這當然與劉勇的把控和大家的配合息息相關。面對客觀沖擊,劉勇不會任其發展。為了保障劇組的人身安全,他做了周全的方案。

              除了隔離計劃和核酸檢驗等全方位的防疫措施,劉勇還強烈要求制景和道具人員佩戴安全帽,誰不戴,扣部門長的費用。涉及一些大場面,他會安排消防車、救護車先行,提前進行預演和策劃備選計劃,比如向騰輝開著卡車飛奔的鏡頭。

              以及,劉勇還配備了數位跟組醫生,第一時間保障大家的安全。此外,關于場景臨時停用的問題,他會積極對內對外溝通,疏導劇組的情緒,同步做好轉移地點的準備。

              劉勇是一個心細的人,不知不覺間,他為劇組營造出異常濃厚的安全感,助力項目在全員健康的基礎上拍攝完成。

              如果說疫情防控是劉勇的全新體驗,那么把控成本則是他擅長的部分。

              在此維度,他之前的網生內容經歷幫了大忙。此類項目預算和拍攝周期固定,劉勇必須掐緊資金和時間資源,避免浪費一分一秒和一分錢,整個節奏就像打仗一樣。

              劉勇講到,一方面,導演和制片人有時候存在天然的沖突,導演想要最好的效果,制片人則要最高的性價比,后者既要平衡預算,也要盡力照顧導演情緒。

              另一方面,制片人還要應對拍攝現場隨時可能出現的各種不可控狀況??墒羌幢悻F場意外再多,也一定要保證一部網絡電影在20天左右的規定周期內完成,每一天的拍攝量不能變。劉勇會注意后續拍攝期的天氣情況,提前做好預案,也會嚴格把控每一天的規劃表、觀察全部人員的狀態等,力保進程萬無一失。

              03網絡與院線差異化:整合經驗,探索新路徑

              其實從實操維度來說,網絡電影和院線電影的制片工作區別很大,難度各有不同,首先是人員管理,院線電影的攝制組多達500人,大約是網絡電影的3到5倍,統籌壓力大很多;其次是預排演練,院線電影可以提前十天演練和預拍攝,網絡電影不允許;第三是內容規格,院線電影對于聲畫的要求遠遠高于網絡電影。第四是藝術水準,院線電影有留白、氛圍和意境。

              結合之前網絡電影的制片經驗,統籌制片《八角籠中》明顯給了劉勇更大的發揮空間,即如何在大項目里省錢,在合理的預算內做好品質最好。這是一位網絡電影制片人躍升爆款院線電影制片人的邏輯內核。

              “我要和寶哥一起省錢,但是也不能因小失大。關于拍攝一場戲,首先我會判斷場景規格是否符合主創訴求,然后梳理各位老師的情緒,盡最大可能為他們提供一個良好的創作氛圍,這樣整個周期會自然而然地加快,最終我們比計劃提前20天殺青。這個方法優于在小地方省錢。”

              此外,劉勇同樣聊到了《八角籠中》融資不順的原因,受題材和疫情大環境的影響,很多資方不看好項目,有人初期拒絕,有人中途退出,王寶強甚至抵押了房子來維持劇組運轉,為的是劇組500人每天都能正常開工?,F在電影票房直沖20億,個別資方悔不當初。

              劉勇坦言,制作網絡電影和院線電影的體驗不同,前者偏向呈現場景的華麗與精致,后者則更注重內容本身和細節品質,以《八角籠中》的沙堆場景為例,看起來是三堆,實際拍攝的時候,來來回回運了上百輛車次的沙。

              “寶哥把這個電影當成生命,小到一句臺詞、一件道具,大到一個演員的狀態和場景,寶哥都是精益求精的,不會有半點品質上的妥協,他對藝術的追求很極致。”

              不計辛苦,只為求得最佳效果,在這次合作中,劉勇從王寶強身上學到很多東西,也是因為王寶強的絕對信任,才讓劉勇首次院線電影之旅如此完美。而劉勇的骨子里,一直有著對于創作的向往、對于講故事的向往。

              04從評書→網絡→院線:秉承初心,腳踏實地,回饋成長

              劉勇出生于黑龍江雞西,自小受到爺爺影響,喜歡聽評書,尤其是各位大師用“說、演、評、噱、學”詮釋的跌宕劇情和精彩人物,曾讓少年的劉勇欲罷不能。他還喜歡看當時流行的中國香港電影,經常震驚于成龍、周星馳、李連杰等人的表演。

              只是劉勇沒想到,少時的喜好直接決定了自己往后的事業方向。

              2007年,機緣巧合,劉勇認識了評書大師單田芳的兒子單瑞林先生,拜其為師,進入對方公司,為其整理評書的故事文字。過程里,劉勇逐漸對劇本產生了濃厚的興趣,并且嘗試自己寫一些段子和人物小傳。

              跟著單瑞林,劉勇接觸到了劇集創作。2013年,由單瑞林參與出品的電視劇《隋唐演義》開拍,劉勇以助理的身份第一次進到劇組學習?,F場,看到耳熟能詳的故事立身于熒屏,他深刻感受到了影視創作的魔力與魅力,以及制片人的工作流程和他們的精細考量。

              “劇中有個千軍萬馬襲來的鏡頭,制片人考慮人工,建議用200位群演,但是單先生覺得不夠,說至少得800人。很多時候,制作電視劇一定要從現實情況出發。”

              《隋唐演義》之后,劉勇正式踏上了影視之路。十年來,他為電視臺拍攝過數字電影,參與創作過電視劇《兄弟們開火》、網劇《恨君不似江樓月》、網絡電影《妖醫館》《致命少女姬》等作品。其中,《妖醫館》是其首部網絡電影作品,分賬票房1832.9萬,作為領域新人,成績相當不錯。

              這期間,憑借對創作的熱愛、認真虛心的態度和腳踏實地的努力,劉勇從制片助理做起,到擔任現場制片,再到項目外聯,后來成為制片主任和執行制片人,一步步積累經驗,一點點成長,逐漸拓寬了事業道路。

              如今,劉勇能夠親身制作兒時喜愛的院線電影,這顯然是對成長的回饋。不過,盡管《八角籠中》大獲成功,可他并未迷失自己。劉勇表示,未來的內容賽道,他會將網絡電影和院線電影5:5分,不會因為一部作品表現優異,就拋棄原本的根基。他建議其他網絡電影的同仁亦是如此。

              “目前的網絡電影環境里,大家未必要尋求轉型,我理解很多創作者想拍院線電影的想法和態度,但是未到有把握前,建議在熟悉的領域積累創作經驗。創作類型無高低之分,網絡電影也可以尋找好的題材,做好內容。我們首先要看得起自己。”

              隨著聊天,劉勇透露了新作——網絡電影《湘西詭案》的項目進展,這是一部民俗題材作品,取材自湘西趕尸的傳說,大膽地以趕尸人為主角,講述了湘西的風土人情,同時融合了懸疑、情感等多重元素。

              對于該項目的成本,劉勇依然控制得好,在與導演趙聰的討論中,成功助力對方用更為精巧的場面作為開場,原本導演的想法是海盜在一片汪洋中酷炫登場,劉勇考慮到預算,改成了更有遐想空間的方式,具體保密,等影片上線揭曉。

              期待《湘西詭案》早日上線,也期待劉勇在院線電影領域繼續大展拳腳,更加期待更多像劉勇一樣的青年創作者得到更好的發展、遇到自己的伯樂。

              結語

              經過疫情的艱難時間,影視行業正處于一個蟄伏待起的狀態,無論是劇集、網絡電影還是院線電影領域,大部分都在修整調息,等待合適的機遇。

              面臨這種情況,難免有人焦慮,這時候,劉勇的個例是一個很好的行業啟示:只要認真負責、腳踏實地,總有超出預期的機會降臨。

              畢竟,機會留給有準備的人。

              相關資訊

              評論

              • 評論加載中...
              ?
              亚洲无码精品视频,国产精选一级毛片国语,中文字幕精品无码亚洲字幕资,手机看先锋资源AV在线
              1. <cite id="uf2qb"></cite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1. <b id="uf2qb"><small id="uf2qb"><dl id="uf2qb"></dl></small></b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1. <b id="uf2qb"><small id="uf2qb"><tr id="uf2qb"></tr></small></b>